月到中秋分外明。无论南国北疆,还是平原海上,团圆的暖意是那一张张风尘仆仆的票根,思家的心情是那一盒盒千里迢迢的月饼。在拥堵的高速公路上,在拥挤的临客列车上,在熟稔的乡土乡音间……中秋“家”节,从繁华的城市到静默的乡村,有的人已赶回家,有的人还在路上的,而有的人却只能身处异乡“千里共婵娟”。
    42岁的薄夫波来自山东省莒南县,2001年来到青岛后,就一直在德县路租下了一个门头卖水果。每天早上5:30起床上货,凌晨12:00收摊,全年无休。“越是逢年过节,水果就越好卖,哪舍得休息啊。”薄夫波说,自己已经5年没有回过家了,妻子儿女已经接到青岛,而老母仍在老家。

    上货,卖水果,收摊,回家。对薄夫波而言,中秋节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但是每当回家看到一双儿女,心里却满是欣慰与自豪。“我女儿在9中尖子班呢,儿子在7中。”记者在采访时,薄夫波就没闲着,顾客总是一个接一个,买卖特别红火。【详细】

    王卓生于1987年,来自甘肃庆阳市,梦想是当一名园林设计师。2005年,从小城市出来的她考上了青岛一所高校,毕业后在崂山区一家园林公司成为一名设计师助理。

    从市北到崂山,王卓每天早上6点起床,倒2辆车上班。弄方案、做效果图、建模型……有时她一个人加班到凌晨2点,当她透过出租车窗外看着熟睡的城市,是她最想家的一刻。“中秋机票太贵,我还是等发了年终奖再回家。”王卓说,她已有两年中秋没有回家了。【详细】

    2007年,还在上高二的青岛姑娘史吏被德国威斯巴登音乐学院钢琴专业提前录取,17岁的她只身一人踏上留德路,这一去就是近七年。每年中秋节,正值学校刚开学。白天上完课,晚上和同学啃个月饼再看看月亮,这就是史吏的中秋节。

    孤单寂寞冷,史吏是如此形容在德国度过的第一个中秋节;羡慕嫉妒恨,是翻开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她看到朋友们举家团圆时的酸楚心情。“第一年最难熬,刚开始不太适应,和妈妈打电话就掉眼泪,她一心疼也哭了。”【详细】

    一轮明月,两般情怀。也许月饼越做越精致,但文化却越品越苍白;也许流动越来越频繁,而家越来越横亘在制度另一边。但在熙来攘往的生活中,中秋依然是我们的“感情中枢”:一方面连接着柔韧的家园,一方面连接着嬗变的时代。新中国成立后,人们过中秋的方式有许多变化,但倦鸟归巢,亲情回家,一切有关爱与思念的情愫,今夜都变得纯粹而皎洁。
20世纪50年代,81岁老渔民郭汝四代同堂共55人在中秋夜大团聚。
1978年中秋佳节,上海各食品店月饼上市。
1980年,福建军民,把月饼用橡皮舟、气球、风筝,海漂、空运去马祖等岛。
1963年中秋,北京市食品市场,各个食品店、水果摊为顾客准备了丰富的节日食品。
1995年,广州一公司特制重10公斤的“敬爱爱心月饼”送给老人院,以表敬爱。

    调查显示,50岁以上人群喜爱五仁月饼的人占到40%,成为占比最多的。在喜爱月饼口味调查中,男女对蛋黄口味的认同差不多,在豆沙口味上差异则比较大,男性占比11%,而女性占比21%。另外,男性青睐肉味的月饼。

    随着80后、90后独生子女异地求学 、异地工作等现象的出现,很多人在中秋节“有家难回 ”。近日,记者做了一项百余人参与的网络投票调查,有五成以上网友感慨自己今年不能陪父母过中秋了,路途遥远、加班没时间是主要原因。
    记者走访中发现,相比往年,今年团购量减少不少。一些烟酒等高档产品遇冷,反而一些如五谷杂粮、土特产等健康实用的商品成为热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