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相比于监狱,在客观条件上确实更差,但发生越狱事件,更多的情况还是要从主观上找原因。
    而各种抗日神剧里的越狱,仿佛所有人都在配合越狱者,让人难以相信这样的事例在现实中能够发生,但就在9月2日,一起不可思议的越狱案确实发生了:早晨4时40分,哈尔滨市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3名在押犯罪嫌疑人,杀害一名监管民警后,抢走1部手机3套警服,分别身着警服大摇大摆走出监狱大门。

不是一个环节上出现疑点,而是若干环节都有问题

1、为何在早上4点40这个时间,这4人会同处一室?        
    首先让人不解的是案发时间,根据各地的《看守所在押人员一日生活制度》的规定,在押人员从早上6点半起床,开始整理内务、用餐,而6点半之前都在各自监室睡觉。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该狱警是被其中一个嫌犯用胳膊勒住,其余两人上来帮忙,让狱警窒息死亡。

2、如何搞到3套警服的?
    其次,三人越狱时都是着警服,犯罪嫌疑人王大民着深蓝色警用春秋常服(二级警督警衔)、犯罪嫌疑人高玉伦着浅蓝色长袖警衬;犯罪嫌疑人李海伟着浅蓝色短袖警衬。

3、事发时,其他民警在哪里?
    按规定,看守所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不允许一个巡视民警值班,必须确保每个区域有两名以上民警值班。

    3名越狱嫌犯连过几道关卡更让人费解。看守所一个监区分为若干个监舍,关押在押人员的监舍门需要民警打开,出了监舍门,还有一道有民警值守(一般为两人)的门,再往外走才是监区大门,出了监区大门,就进入工作区,这里还有武警值守。那么,这3个越狱嫌犯是如何突破层层关卡最终走出看守所大门的呢,仅仅靠着身上的警服就能够畅通无阻?

看守所对于“死刑犯”的看管不合法
    这次越狱的三人,都是重刑犯。其中高玉伦出逃前已被判死刑,目前正在复核;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李海伟涉嫌故意杀人,两人目前均尚未判决。而《看守所条例》规定,对已被判处死刑、尚未执行的犯人,必须加戴械具。

    比如像高玉伦这样的死刑犯,一旦接到一审的死刑判决,无论他是否上诉,看守所都将立即给其带上手铐脚镣。据有过看守所1年生活经验的某记者介绍,这里的手铐和脚镣不是电视上演的分开的那种,而是通过一条铁链将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这就是俗称的“挂链”。

    回到越狱事件上来,我们看到的是,本该“挂链”的高玉伦,在走出看守所时是没有“挂链”的。如果不是根本没“挂链”,只可能是高玉伦自己“摘链”,但通过对高玉伦的报道可以看出,高玉伦是“一进宫”,并非惯犯,未必有丰富的经验自我“摘链”,况且,死刑复核期间的在押人员,昼夜有人盯防,能够打开“挂链”,已经说明看管严重不到位。


看守存在不少提审、会见机会,更有利于嫌犯预谋越狱

    看守所和监狱的区别:看守所用于羁押未决犯,即对于还没有经生效判决确定有罪的犯罪嫌疑人进行临时性羁押,其最终产生两种结果:一是经法院生效判决有罪的,即在判决生效后移交监狱执行徒刑或执行死刑;二是经判决宣告无罪的,则释放。只有少部分被判决有罪而刑期在一年以下的才继续留在看守所内执行。

    有脱逃想法的在押人员,往往需要长时间观察线路和创造脱逃的机会,看守所内由于大量是未决犯,他们更有机会利用提审、会见之机,勘察逃跑路线,在脱逃前对监控制度、值班民警的交接班规律、看守活动规律等了解得非常细,对脱逃时间、脱逃路线有很周密的预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