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强烈抵制,国会也拒绝给予资金支持。

    近日,人大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因其调查的"红灯区"处于灰色地带,资金来往无法提供发票,不仅造成了"科研资金使用不明",也遭到公众质疑。说到底,性学研究不仅在中国十分艰难,在性学研究发达的美国,研究性学也常遭抵制。

《金赛性学报告》催生美国性革命,作者阿尔弗雷德·金赛则被抨击为"变态、危险分子、共产主义者",洛克菲勒基金会也停止提供研究经费

    20世纪40年代中期,美国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在大学任教期间,接受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的研究经费在印第安纳大学成立了性研究学会。1948年,出版了《男性性行为》,5年后,金赛出版了《女性性行为》(合称《金赛性学报告》),催生了美国的性革命,但也因此饱受抨击,甚至称为一位变态者、危险分子、共产主义者。其中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葛培理牧师认为金赛有损道德纯洁;国会议员麦卡锡称金赛是深受共产主义影响,图谋削弱美国人的价值观。美国众议院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来调查金赛和他的研究,洛克菲勒基金会也停止提供研究经费。

1959年,威廉·马斯特斯的研究成果被泄露出去后政府资助便被取消,被迫自己筹集研究经费并在妓院中完成研究,其种种研究被指责为"下流"、"窥私癖"

    20世纪50年代,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医学院妇产科教授威廉·马斯特斯和助手弗吉尼娅·约翰逊冒着毁掉职业前景的风险开展性研究。虽然马斯特斯最开始得到了美国健康研究所的资助, 但1959年,研究成果被泄露出去资助便被取消,最终智能将研究仪器搬到附近的妓院中自己筹措资金继续研究。


    经过10年的研究之后,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出版了《人类性反应》,出版之后,许多同僚都对威廉·马斯特斯的研究抱有偏见,指责其种种研究为"下流"、"窥私癖"。华盛顿精神病学家莱斯利·法布尔博士,就写过题为"对不起,亲爱的"的文章来攻击马斯特斯将性的"科学化"。

20世纪80年代,性学研究带来的性解放被认为是导致艾滋病的主因,以往性学研究的几乎所有研究成果都被攻击

    20世纪80年代,性别研究大师约翰 · 莫尼出版《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等一系列著作,研究以往的性学概念和性学研究过程,是如何被社会文化所限定和影响的,标志着经典性学开始成为综合学科。但当80年代后期美国性文化进入所谓"艾滋病时代"以后,很多民众认为艾滋病是由性学研究导致的性解放运动带来的。大批非学术的、非专业的,甚至非研究的人物开始闯入性学界,攻击以往的性学是把活生生的人当作石头来研究,其结果必然荒谬。

20世纪90年代,美国人对性的科学研究态度依然十分矛盾,1994年,芝加哥大学名为"国民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的研究未能获得政府资助,只能在私人基金会的赞助下完成

    20世纪90年代,美国性学研究状况已发生重大变化,但与金赛生活的20世纪40到50年代相比,美国人对性的科学研究态度仍然十分矛盾。


    1994年,芝加哥大学的研究者们出版了一个他们自称为"全美唯一一个针对性行为与性观念的全面而方法科学的调查",其研究发现写成的两本书包括一本坊间行销的通俗作品《美国之性:一份权威的调查》和一本更为详细的学术著作《性象的社会组织》。然而,这项命名为"国民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的研究,由于政治势力的反对未能获得政府的资助,最终在私人基金会的赞助下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