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宝鸡市无偿献血志愿者服务大队官方微博,新颁布的《宝鸡市无偿献血管理办法》,将于10月1日起实施。《办法》倡导现役军人、高等院校学生至少每年无偿献血一次;新录入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上岗前无偿献血一次;本市公民在领取机动车辆驾驶证前、男女青年在领取结婚证时、高中毕业学生在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后,都应无偿献血一次。

另据钱江晚报报道,今年7月,浙江省浦江县出台政策,无偿献血超过4000毫升,直系子女中考可加分。其中,献血4000毫升加1分,6000毫升加2分,超过8000毫升加3分。有网友发微博称,“为了政策,我也算是拼命了!对将来的儿子说一句:放心中考吧,爸已经帮你拿到加分政策了!”

中国大陆的献血倡导措施早已是领先全球,但用处不大
      条文美好:从98年《献血法》开始,一直在激励,从未被超越。
 
      献血者能够免费用血,这样的大“优惠”看上去特别激励人。在中国大陆之外,献血率不错的美国、日本、中国台湾等地都没有,多是精神上的鼓励,荣誉上的表彰(部分地方是“纳入医保”,这是全民免费,与献血优惠不是一个体系)。有时候会有一些幸运者可以得到体育比赛或者音乐演出的门票,也是公益性质的赞助。

      因为献血本身是回馈社会,奉献爱心,本质上和“冰桶挑战”的慈善精神是一样的。反观中国大陆,除了用血优惠而外,不少地方有不同物质奖励。而因为近些年的血荒,有些地方直接把献血率和考核联系在一起,于是招数频出,营养补贴、坐火车优先、考核得先进……所以,中考加分也好,领证先献血也好,也不算特别创新的、重大的激励与督促。

中国的献血率低位徘徊,全球中下水平
      根据《献血法》,每个地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优惠细则。由于没有建立全国统一的优惠制度,本地献血只能本地用。许多人不停追问的是,为何献血容易用血难?真到用血的时候手续麻烦不说,还很可能享受不到免费,明明已经献血了,亲属用血时还不被承认,需要去再献血置换用血(即所谓的“互助献血”),不献血不手术。这些问题深深动摇着大家的信任感,很容易催生抵触感。

      中国的献血率11年是8.7‰,13年是9.4‰,虽有进步,可也不足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0‰这个及格线。本专题提到的宝鸡与浦江也是因为献血率很差才想出来的激励办法。

什么样的促进措施都比不上安全感三个字

前几天,台湾血液基金会的网站上载了这么一篇文章:《网络谣言[为什么医生都不捐血?]贴文释疑》,开门见山地指出,这篇目前在台湾被传播的谣言原产地是大陆。在2010、2011血荒开始涌现的这两年,这篇文章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疯狂传播。

回到献血本身,基本上,这些年来关于献血,人们充满三方面的不安全或者不确定感:第一,不信任献血的安全性,怕得传染病;第二,不信任献血能带来好处,尤其是发现自己献了血,用血还是麻烦时;其三,不信任血液的去向,不够透明,怕自己的鲜血为别人牟利。有了这样的现实语境,难怪很多人那么轻易接受、传播这条“献血谣言”。献血既重大,人们的疑问也并不清晰。这也是大家为何不敢献血的根源。肯定有人怕疼或者怕影响身体,不过这个因素在近些年来一些调查中并不高。看看每当危急时刻,人们挽袖献爱心的热血会知道,乐于奉献的人很多,这时巨大的感同身受战胜了不安全感。

继续搞看上去很美的鼓励无助于增加安全感,相反还可能有反作用

领结婚证、驾驶证、毕业证之前鼓励献血,是和国际接轨的。宝鸡的官方解释称,驾驶员属于高风险职业,倡导让他们无偿献血,一来是让这些即将驾车行驶的人群建立社会责任感,安全驾驶。另外,无偿献血后对驾驶车辆的人群在意外发生后用血也是一种保障。领取结婚证的新婚夫妇,预示着已经成家立业,无偿献血也是让他们能为社会做出一定的贡献,也考虑到用血保障的因素。这和日本倡导青年在成人式时献血,美国、英国鼓励在领取驾照的时候考虑器官捐赠差不多。

但是,现实语境又是另一回事。尽管中考加分、领证先献血都是倡导性措施,不过确实让人担心会在执行过程中走样变为强制性的。甚至兴起一条“产业链”,“血头”组织人来冒名有偿献血,威胁到血液质量。目前的“互助献血”等鼓励措施就这么走样了,它指的是在紧急需要用血的时候,家属去献血来置换用血。有一些“血贩子”专门勾结内部人士做这个,组织了一批人冒充家属,收取不错的报酬去“献血”。“血贩子”甚至还有一些手段来让本来不合格的血液通过检测,这样的方式真是不安全、太危险。之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推广了这么多年的无偿献血,正是因为有偿献血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造成过巨大的公共安全问题,例如日本上个世纪60年代的肝炎等,无偿是最安全的方式。可伪“互助”何尝不是变相有偿?

要建设民众的献血安全感,先得守承诺、树榜样

细微到献血站的设计、工作人员的态度、对谣言的回应水平都能够增加人们的安全感。而最重要的还是信守诺言与树立榜样。以前者来说,“献血者免费用血”措施是独创,这么多年来已经深入人心。既然98年立法时给予了这样的期许,确实该坚决执行,让大家感受到用血的便利。

树立榜样也很重要。《中国都是谁在献血?》这个专题早指出,学生和进城务工人员是中国献血的主力军,而《献血法》中,“国家工作人员”是“鼓励率先献血”的第一位,要“为树立社会新风尚作表率”。不妨去倡导这个群体做出真正的示范效应。

而要做到以上这些,特别是前者,必须有制度性的保障,承认异地用血这样的措施都是需要《献血法》支持的。不少有识之士都呼吁这部16年前的3000字法律是该与时俱进地修一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