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卖票和求官僚以外,人文景观有其他财务自给方式。

    每年“黄金周”,中国舆论都会在“人文景点是靠卖票还是靠政府补贴存续”的话题上绕圈,其实文明世界的人文景观运营,除了卖票和跪求官僚以外,还可以靠会员募捐、信托基金等方式维持。

人文景观在国外大都依靠收费会员制、信托基金等多种募捐方式完成财务自给,并不依赖门票最大化利润
    自然景区免票是全世界通行惯例,因为自然景观因天然原因形成和变化,并不需人为投入太多财力去运营。但文化遗产或人文景观的维护和运营,所需投资显然更多,因此维持人文景观的财源是普世性问题。但文化景观在文明国家大都为非营利机构。非营利机构与营利机构虽然都强调收入稳定,但在目标上有很大不同。营利机构强调以一切可行营业措施、包括门票在内实现利润最大化;而作为非营利机构的人文景观目标是以完成“保护文化遗产、促进公众认识和欣赏本国过往文化”等既定使命为根本,只需保持财务自给即可,所以依靠收费会员制、信托基金等多种募捐方式也能完成财务目标。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每年收入中赠与及捐款收入占33%至44%,是门票收入的3倍以上,而且门票也只是非强制性的“建议”票价

    例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作为世界知名的文化景观,虽然要付费买门票。但其财源结构中排首位的是私人捐赠,其次为政府补助,再其次才是入馆门票收入及从2007到2012年的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财务报表资料中看出,每年赠与及捐款收入占总收入的33%至44%,每年都比占总收入的26%至35%的政府补贴高,而门票款常年只占总收入的8%至11%,和场地出租收入略等。而大都会博物馆的门票也只是“建议”票价,意即馆方“建议”游客给出全额的门票钱,但也可以给任意数目的捐款。

英国“国家信托基金”每年依靠会员制募集上亿英镑捐款,对民众的反馈则是物超所值的250处开放参观的人文景观

    再如古迹、人文名胜数量居世界前列的英国,其国内最大的古迹保护机构不是任何政府或官办部门,而是于1895年成立的民营机构“国家信托基金”。此信托基金的目的保护及收购具有历史价值并受威胁的乡村和建筑。现今,信托会员超过250万,拥有逾20万公顷乡野及2700幢建筑物,当中超过250处历史古迹对外开放。2011年,“国家信托基金”的前四大收入来源按金额大小依次为:会费为1.243亿英镑;企业捐赠为5350万英镑;遗赠为4630万英镑;餐饮营业收入为3930万英镑。因为“国家信托基金”名下有极多可供参观的开放古迹,所以其会员制形式广为英国民众接受。无论是个人或家庭访客,只要每年参观超过三处人文景点,为保持会籍缴纳的会员费便会物超所值,而如前所述,“国家信托基金”名下有超过250处可供参观的景点。

英国、加拿大等国的纳税人对人文名胜保护机构做出捐款、遗赠,会因此获得税务减免,古迹保护信托机构也被认定为慈善组织
    不论德国、加拿大还是英美,致力于人文名胜和文物古迹保护的信托机构,被认定为慈善组织而获额外的税务优惠。而向这些信托基金进行遗赠者,也会获得税务减免。例如英国纳税人向“国家信托基金”等古迹保护机构作出任何遗赠,不论是以资金还是不动产形式,均无须缴交遗产税或资本增值税。上述的税务豁免取决于相关的信托基金有否作出某些承诺,包括向公众开放参观获得税务豁免的遗赠不动产,以及订定保养协议等。加拿大在1997年修改所得税法后也有类似措施:凡向税务部门申报并获核准减免税优待的文化艺术机构,接受捐款时免交所得税,同时捐助者可以享受联邦税退税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