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历史阶段都在城市中留下了痕迹,它们留存于城市的每个街区、每条道路、每栋建筑、每棵古木,留存于一砖、一瓦、一块铺路石之中,记录着城市变迁、兴衰、演化的沧桑岁月,也是城市重要的文化标识和历史记忆。在今天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进程中,我们必须用心呵护这些城市记忆,传承珍贵的历史文脉。 
城市记忆一:小村庄
    明朝永乐年间,祖辈们从云南乌沙卫举家来到青岛,走到现如今的南山时,突然看到了一只鸣叫的凤凰落在山顶,大家都认为这是吉祥之兆,才决定盖房子安家落户……这段描述小村庄历史的传说,早在40年前几乎家喻户晓,如今只有年龄在50岁以上的老人才记得。

    小村庄社区于主任感慨地说,如果再晚十年建馆,很多故事和传说就没有了,现在小村庄赵、徐、黄三大家族中熟悉历史的老人年龄都超过了70岁,好在他们还记得当年的故事。早在22年前小村庄开始城中村改造,一些对老屋恋恋不舍的老人提议建一个纪念馆。去年居委会搬新家,正好有个60平方米的房子,便腾出来建了展览馆,圆了两代人的心愿。 

城市记忆二:胜利村
    随着胶州的城市建设步伐不断加快,阜安街道办事处胜利村逐渐由城边村变为新城区,昔日的土坯墙、茅草屋、尘土路已变成了绿树成荫的城市新小区。为了把胜利村的“记忆”一代代传承下去,为村里老一辈留下念想,让年轻的一代“留住乡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村里建起了村史馆。 

    村史馆约有200多平方米,以文字、图片、实物等形式,共展出了马灯、泥缸、面罐等一百多件各个历史时期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还有180多幅图片配有详实的文字,通过历史图片对比,再现村庄几代人拓荒创业的历程。 村史馆里还有一盏马灯。 “这个马灯可不简单,在当时村子里没有电的年代,这个马灯可出了力。村里一户赵姓的人家,家里虽然很穷,但靠着这马灯照亮学习,三个孩子都成了大学生。 ”
城市记忆三:宗家庄
    在平度市李园街道宗家庄村,老人们有一些“古怪”的习惯:秋高气爽、穿着短袖短裤的9月被认作一年中冬季的开始、外地来村子里做买卖的人一律被称作“趸货客”……这些习惯的由来就隐藏在一块块从清朝保留至今的木版中。

    这些木版年画由宗家几代人的一脉相传,“光荣退休”后如今又继续在见证着宗家人的下一个黄金时代。作为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平度李园街道宗家庄村年画和天津杨柳青、潍坊杨家埠木版年画齐名,曾是北方重要的年画生产地之一。

城市记忆四:玉皇庙村
    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30年前的胶州胶北玉皇庙村还是个“土味十足”的小村庄。虽然发展到现在,村庄规模依然仅有167户人家,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却在最近两三年突然“火”了起来。而让小村声名远扬的不是村里的经济又翻了几番,而是小村里的三大展览馆。 玉皇庙村位于胶北街道办事处西北方向,因村东有一座玉皇大帝庙而得名,全村现有167户616人,是国家2A级景区。【详细】

思考:我们该如何留住城市记忆
    在今天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进程中,我们必须用心呵护这些城市记忆,传承珍贵的历史文脉。 

    留住城市记忆,首先要强化意识。城市是我们共同的家,割断了熟悉的记忆,家就失去了温暖。人人都应树立“以城为家”的意识,像珍视家里的 “老照片”、“老物件”、“老味道”那样,保护好城市的文物古迹和特色风貌。 

    留住城市记忆,须提高保护能力。城市不仅仅是各类房子的集合,更是地域文化的厚重载体。如果承载历史的城市建筑,在盲目开发中被夷为平地,城市记忆也会随之湮没。

山东“里院”——老青岛民间艺术的栖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