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0日,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发表文章称,身为同性恋者感到很自豪。

这本身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虽然他是苹果公司的CEO,科技界最受瞩目的职位,来中国也来过许多次,但库克毕竟不是乔布斯,知名度没那么高。况且这可能也算不上什么新闻——库克是同性恋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他自己也说,“多年来,我向许多人公开了我的性取向。苹果的许多同事也知道我是一个同性恋者。”今年7月,库克还在旧金山的一场同性恋者游行中高调现身,当时已经是被认为等同于半出柜。

那么为什么说库克这次宣布出柜有颇有意义呢?

如果认为自己的同性恋者身份没有任何问题,过你的日子就是了,何必高调公开来冒犯不喜欢这一现象的人?

正如库珀所言,这是在“完美的世界”中毫无必要,但在真实的世界中。主流社会文化往往预设了每个人应该是异性恋,这个异性恋预设在诸多层面压抑着同性恋者的自我认同与人格发展,而因为恐同带来的污名与社会压力也使得同性恋在社会生活中须主动或被动的隐身而变得“不可见”,为了打破这种自身的压抑,也为了打破对同性恋者长久以来的偏见、误解,因此不少同性恋者选择了出柜。这次库克的出柜,明确就是为了推动有关同性恋的公共议题,希望帮助那些因同性恋倾向而陷入困境的人。

同性恋作为一种公共话题,中国人实际上是在回避

中国人对待同性恋现象,表面上可以说“并不苛刻”。但一旦“同性恋者是与自己有关的人”,很多人就变得极为保守。因此,同性恋作为一种公共话题,中国人实际上是在回避。

统计数据显示,数以千万计的同性恋者在中国真实存在着。然而在中国,同性恋很大程度上只有文化范畴的探讨,除去跟艾滋病有关的内容外,基本还没进入公共政策的讨论空间。回避的一大缘由在于政府,在有关部门看来,支持同性恋结婚或者相关权利要冒很大风险。

同性恋现象有必要进入中国的公共议题,美国有库克这样的名人发声,中国却罕见这样的名人,这是个问题。

对同性恋现象缺乏足够的公共讨论和认识已经造成了不少问题,如前面提到的“形婚”,造成的结果就是“男同性恋者之妻”即“同妻”的问题,如前所述,中国可能有1600万“同妻”,这必然会造成问题。2012年6月,四川“同妻”、 女博士罗洪玲跳楼自杀的新闻,就使得中国同妻问题,浮出水面。

还有,认为“女同志”可以通过和男性发生性行为而调整自己的性取向的人,在中国并不在少数。一位专家称“有一位女同,她父母很错误地认为,她是女同,是因为她没有和男性有过性关系。所以她父母怂恿一个他们看上的一个男孩子,把这个女孩子给强奸了。”

这种方式有用吗,国外的医学界和精神学界讨论了很多年,答案是没用,但绝大多数中国人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而形形色色与同性恋歧视有关的法律问题,更是亟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