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报道称,四川稻城县一名8岁的女孩小忠,出生后一直在自家院墙边的猪圈里生活。8岁了,其身高只有78厘米,相当于1岁孩子的身高;她的体重只有7公斤,相当于3个月大孩子的体重。同时,她没有语言能力。

报道一出,舆论纷纷指责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

但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些都不是造成这个问题的主因,那么“女孩在猪圈生活8年”又折射出怎样的社会问题呢?


该新闻事件中的女童其实是一个“事实孤儿”

虽然四川稻城官方所言非虚,女童“一出生就享受了低保和五保”,也并非媒体报道所渲染的“一直无人管,8年都生活在猪圈”,但其和真正的孤儿一样,失去依靠、境遇悲惨。

关于监护制度,中国民法通则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承接父母监护人资格的依次为孩子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姐——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的其他亲属、朋友——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然而,现实中不少处于困境中的孩子都找不到监管人,生存环境恶劣。

就拿此次新闻事件来说,患有间歇性的精神失常的雍忠(化名)根本无法监护女儿小忠(化名),唯一的姐妹因家境贫寒称无监护能力,即使小忠“一出生就享受了低保和五保”、但监护缺失、生存环境恶劣却是事实:常常被扔在院子废弃的猪圈里;重感冒发烧后得不到救治患上脑瘫……

“事实孤儿”处境远比普通孤儿艰难

“事实孤儿”在社会的暗角,数量庞大,长期遭遇社会漠视直到现在,他们仍不属于政府划定的“孤儿”范畴,难以享受现行的孤儿救济处境极为艰难,不仅常常解决不了温饱问题,甚至生存问题也存忧。

“事实孤儿”救济为何受困?缺法律、缺机构

在中国立法和司法理念上,未成年人监护向来被认为是“家事”而非“国事”。毫无疑问,对于“事实孤儿”最好的救助,还是要为他们找到一个能够替代原生家庭,给予他们关爱和照顾的良好环境。1997年以来,中国许多省份开始进行实验性的家庭寄养项目,先后建立了10所中国SOS儿童村。但实践中的“家庭寄养”模式仅仅是由部分地方政府投入所进行的“实验性工程”,不仅缺乏广泛的覆盖面,具体操作更呈现出各地纷纷“树立典型”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