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逃亡成功率取决于中立国护照和外汇,这两点决定了逃亡路线理性与否。

    2014年10月18日,朝鲜青年难民在爱尔兰都柏林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领袖峰会上讲述了辗转蒙古逃亡韩国的“脱北”路线。不谙世事的网民纷纷嘲笑她陈述的逃亡路线荒唐不经、舍近求远,但这种逃亡路线其实十分符合理性,历史上不乏先例。

1939年苏联与纳粹德国瓜分波兰后,苏占区波兰人纷纷逃往德占区,是因为相比苏联,从纳粹德国逃往瑞典这样的中立国反而更容易

    1939年苏联与纳粹德国联合灭亡波兰后,仅1940年四月至六月就有6.6万名苏占区波兰居民(包括犹太人)逃往德占区。日后赫鲁晓夫在回忆起此事时还为“波兰人急忙送死”大惑不解。其实,难民逃亡的成功率主要取决于占领区政府的人身控制严密程度、外汇兑换难度和局势的紧迫程度。在这些要素上,苏联比纳粹德国要恶劣得多。


    1939年秋,东波兰被苏联占领后,雇员超过十人的“资产阶级”的所有商业实体被国有化、房屋及其中的一切被没收、他们所有储蓄额超过一千卢布的银行账户被冻结,而纳粹当时只满足于直接抢夺犹太人的现金与实物财产。在完全占领东波兰后,苏联内务部的秘密警察立刻按事先拟好的“29类阶级敌人”名单在占领区开始大搜捕和集体处决。而同时的纳粹只满足于将占领区犹太人强制集中隔离居住,“盖世太保”三年后才会在波兰进行类似大搜捕和大屠杀。早于“万湖会议”三年前,1939年秋天阿道夫•艾希曼就已经制定过一份将一百万犹太人和波兰人流放到第三帝国东南部的计划,但因后勤保障无法满足要求和预定流放地行政部门的抵制而流产。但同时代苏联内务部的贝利亚要将新占领区的“阶级敌人”流放到西伯利亚,绝不会因车皮短缺和远东边疆区官僚的牢骚而碰壁。两相对照,波兰难民如果只考虑逃往中立国,确实没有任何理由选择苏联。如果犹太人没有暴露身份,从纳粹德国逃往瑞典这样的中立国反而更容易。

1989年春东德人要逃往西德先去东南方的匈牙利,不是因为“地理老师死得早”,而是因为相对于翻越柏林墙被东德守军射杀,偷渡匈牙利和奥地利之间的边境风险小得多

    1989年的东德人要逃往西德,更少试图直接翻越柏林墙逃到西柏林,更多的是连夜前往东南方的邻国匈牙利“度假”。这不是因为东德人“地理老师死得早”,不辨东西,而是匈牙利当局在1989年3月份已取消在边境线上向逃亡者开枪的命令。很多在试图越界时的东德公民被抓获只被遣返东德,但更多人常在用硬通货贿赂匈牙利士兵后,成功到达联邦德国。1989年5月,匈牙利总理同东德领导人就难民潮问题举行谈判。虽然东德政府拒绝向愿意离境者开具相关文件,但之后匈牙利总理声明,未来在边境抓获的东德公民将不再会被遣送回东德,而是会被允许出境。相比于冒着强行穿越当时仍然严密的柏林墙地带雷区、铁丝网并被东德卫兵射杀的风险,通过匈牙利逃往西德简直是坦途。东德“度假者”将帐篷甚至汽车扔在匈牙利,只带简便行装潜出匈牙利与奥地利的边境,并从奥地利逃入西德。

2011年后,叙利亚内战难民大批逃往同在内战中的利比亚,是因为从利比亚更容易到达签证宽松的马耳他

    看似荒诞的难民迁徙路线在晚近的时事新闻上也能发现,例如2011年后的叙利亚内战难民除了向四周邻国逃难以外,也有很大一批逃往远方的利比亚。在2011年冬,已经有六千人以上的叙利亚难民到达利比亚。现在据联合国难民署的估算,已有1.8万叙利亚难民在利比亚登记为避难者,难民实际抵达人数很可能在9万至20万之间。从一个内战国逃往另一个内战国的行为看似令人费解,但其实路线选择十分理性,因为可以借道利比亚中转前往意大利或者马耳他。马耳他是与利比亚人员、经济往来最紧密的欧洲国家,在2004年加入欧盟和申根协议后,同时是最容易取得申根签证的欧洲国家之一。的黎波里的马耳他大使馆每天会收到200份以上签证申请,其中有八九成会成功获批准。这只是合法出境通道,更灰色的路线是通过陆路到达利比亚,然后再由偷渡者用船把难民从利比亚带到最近的欧洲海岸,也就是马耳他以及意大利的兰佩杜萨。而难民只要成功抵达马耳他,前往其他申根协议成员国甚至不被要求出示签证。

1994年后,大量古巴难民放弃80英里的海道捷径,辗转洪都拉斯、墨西哥等多国,绕道3700英里陆路前往美国,是因为自陆路抵达美国的古巴难民获取政治避难身份更容易

    1994年后,古巴难民前往美国,越来越多的是在登上偷渡船后,不去西方80英里外的佛罗里达海岸,而去南方700英里外的洪都拉斯,然后再从洪都拉斯出发,经过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墨西哥,在经过三千英里的陆路旅程后抵达美国边境。古巴难民弃80英里的捷径不取而绕道3700英里,是因为美国在1994年改变了接纳古巴难民的政策:自海路直接前往佛罗里达的古巴难民如被美国海岸警卫队截获,必须证明自己被遣返后有确切的被起诉、迫害的风险才能滞留;但自陆路抵达美国的古巴难民一般都会顺利取得政治避难者身份,经过一年移民监后就能申请永久居留权。因为这种被俗称为“干脚/湿脚”的收容政策,取道洪都拉斯和墨西哥的古巴赴美难民与日俱增,2012年墨西哥官方称其截获的古巴难民已经增加了四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