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借押金及收费之名,大量占用属于持卡人的资金。

    近日,新华社再次追问中国4.2亿张公交卡押金的去向,并称一部分押金以"运营""折旧"等名义被腾转挪移甚至扣光,最终落入发卡公司的腰包。事实上,中国公交卡发行企业从未披露过任何一卡通押金的去向信息,还时常借押金及收费之名,大量占用属于社会公众的资金。

公交卡押金是消费者为获取卡权的预付款,本质上是持卡人的私人财产,公交卡公司对其无使用权,甚至产生的利息也应归持卡人
    据住建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数据,全国有约4.2亿多张正在使用的城市公交IC卡,因此累积的押金总额巨大。在公交卡合同中普遍约定:公交卡的所有权属于公交卡公司,持卡人租用卡需预付一笔现金,押金归持卡人所有。押金本质上是属于持卡人的私人财产,根据《物权法》中对"孳息"性质的解释,押金产生的利息也应归所有人。因此,公交卡公司对这些押金只有保管义务,没有使用权。

相比之下,台湾对悠游卡押金由银行履约保障,悠游卡持有人享有债权收益及股东分红前的获利权

    根据台湾《电子票证发行管理条例》第18条规定,非银行发行机构发行电子票证所收取之款项,达一定金额以上者,应缴存足额之准备金……前项收取之款项,扣除应提列之准备金后,应全部交付信托或取得银行十足之履约保证。 据此,悠游卡发行方会先缴纳一部分保证金放入银行保障押金安全,然后剩下的可以交给信托公司运营,一部分收益归信托公司,保证金那部分的收益归悠游卡使用人所有,悠游卡持有人有债权和股东分红之前的获利权。

公交卡运营公司只能向消费者收取押金,不能收取手续费、折旧费等其他费用,2012年,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判定公交卡公司收取10%手续费的条款无效
    从各地物价部门批复来看,公交卡押金的收取依据均是2001年颁布的《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了实行政府审批的IC卡收费,其收费标准要严格按照IC卡的工本费核定。 央行发布的《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也规定"发行可在公共交通领域使用的预付卡,单张余额在100元以下的,可按约定赎回"。显然,"退卡收手续费"的做法违反了这些规定。

    2012年4月,南京市民于先生在退还IC卡时被告知,卡有折弯,不能办理退卡只能退资,退资还要收取卡中余额10%的手续费。因此,认定南京市民卡公司的《记名卡办理规定》是"霸王条款",向玄武区法院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市民卡公司退还押金及手续费,并确认收取10%手续费的条款无效。

现实中,公交卡"既收押金,又再收费"很普遍,在无锡,太湖公交卡不仅开收每月1元的折旧费,更有高达8%的退款手续费
    但在实际中,"既收押金,又再收费"却很普遍。据无锡市物价局2004年关于"太湖交通卡"收费标准的批复,"太湖交通卡"每卡收取押金30元;因遗失、损坏等原因要求补发的,每卡可收取工本费30元。持卡人若需更换或购置交通卡保护盒,按每只1元的标准收取成本费。除此之外,"太湖交通卡"未获准收取押金外的任何额外费用。但此后,卡公司开收了每月1元的折旧费,以及高达8%的退款手续费。

     类似还有"出租版"的深圳通,也要每个月扣0.5元租金,直到40个月租赁期满。浙江舟山则规定,退卡时需抵扣一笔"折旧费",一年的折旧费是4元。换算下来,只要超过5年,押金就完全被"截留"。

公交卡收入成唐僧肉,2007-2010年温州市共截留681.46万IC卡收入,2010-2012年,又将193.53万IC卡收入转赠有关部门

    在很多地方,公交卡押金有多少,利息用在哪里,对公众还是个不公开的谜 。仅广州,截至2013年底,羊城通卡账面累计产生的押金利息就达800万元。而押金利息的去向,各地从未有任何公开信息披露。浙江省温州市审计局2013年在专项审计中发现,在2010年至2012年,公交公司从汇总IC卡收入(包括以前年度)中提取一部分IC卡收入193.53万元挂账其他应付款账户赠送给有关部门。而在此前的2007年至2010年,温州公交集团有限公司及所属单位未计员工卡等IC卡营运收入2862.91万元,少计运营单位IC卡收入并截留681.4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