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广大的哆啦A梦绝不会想到,近日在成都举办的一场“哆啦A梦秘密道具博览”,让其遭到成都三大报纸集体“围攻”。那么,究竟应该如何看待“打倒‘卖得一手帝国主义好萌’的哆啦A梦”?

今年8月16日,“哆啦A梦秘密道具展”在成都国际金融中心开幕。

9月25日,成都市委机关报《成都日报》在第二版头条刊发署名为“程锦坪”评论文章,题为《警惕哆啦A梦蒙蔽我们的双眼》。“程锦坪”系成都日报著名言论栏目。文中称,“在这一文化推广活动背后,我们必须清楚其背后隐含的极强的政治意义”。

哆啦A梦是“亚洲英雄”,但并非全球偶像

“蓝胖子”哆啦A梦是野比世修家的猫型机器人,虽然是机器猫中的次品、学习成绩不理想、好色(共计13次偷窥静香洗澡)、贪吃(铜锣烧)、撒谎、甚至怕老鼠……但在跨世代的科技差距面前,它似乎无所不能,真诚、义气、善良、极富责任心。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国民内心中对于战争的惨祸以及战后混乱、贫穷的记忆依然挥之不去,但无不坚信日本会从焦土中急速复兴至战前水平,1969年,《哆啦A梦》首次作为连载漫画在杂志刊载,“蓝胖子”就迅速收服了日本人;

而哆啦A梦用35年才刷到美国“签证”,还被修改得“晚节不保”

这是由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渗透的规律所决定
            弱势文化被强势文化渗透、影响不可避免,且对弱势文化有益。

虽然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渗透趋势无法阻挡,但弱势文化并非就是受害者。

一度成为中国国教的佛教本身也是纯正的“外国货”。它发源于于公元前6—5世纪的印度,经西域传入中国汉朝。此后,逐渐与儒家封建宗法思想合,隋唐以后,便产生了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宗等许多流派。可以说,来自印度的佛教思想在中国迅速发展,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了交流。不仅对中国思想史的发展有重大意义(形成了中国佛教艺术),而且对中国美术和雕塑艺术的发展也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但并没有人因此而感耻辱进行抵制。

美国与日本动漫实力同样雄厚甚至更甚一筹,哆啦A梦不受美国人疯狂追捧很正常

虽然日本的动漫产品在世界动漫市场上占据了很大的份额(在世界上播放的动画有60%左右是由日本制造的),但不可否认,作为世界现代动漫的起点,以“动漫科技技术”称霸的美系漫画在全球仍极具影响力,受到全球(当然包括美国本土)观众的追捧,《四眼天鸡》、《玩具总动员》、《汽车总动员》等上映票房收入都超过了2亿美元,全球票房收入《海底总动员》为8.6亿美元,《超人特攻队》为7.046亿美元,《汽车总动员》为4.61亿美元。

从日本动画产业整体来看,销售额的95%在日本国内市场,仅有5%是由海外市场创造的;而与之相对的,获得商业性成功的美国公司,其海外销售额往往占了总销售额的30%以上。美国市场调查公司ICv2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漫画在美国的销量在2007年此后不断下降。仅2009年销售总额已经跌落到了2007年的三分之二。

而中国动漫在政策"照顾"下虚假繁荣,抄袭无底线、产值不及日本零头

在一不留神就“领先”了美国23年的中国。为促进国产动漫的发展,2006年国务院成立十部委组成的扶持动漫产业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并下发《推动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央财政以专项发展基金予以财力支持。但在“分钟补贴”(参照在不同平台的播出时长给钱)刺激下,动漫公司不盯市场盯时长,国产动画片从2006年的8万分钟增长到2010年共22万分钟,拿到引以为傲的"全球第一";2011年的26万分钟更遥遥领先于第二位日本的9万分钟。

与此同时,高产低质的唏嘘声却不绝于耳。2011年8月,一部名为《高铁侠》的国产动画与日本原著的神同步对照视频成为网络热点,抄袭山寨到穿越底线让动漫迷错愕。从业十余年多的北京合力宏通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刘宏总经理认为在国内动漫产业中,“真正从事动漫原创的企业可能不到5%。”中国动漫狂欢背后,更有产值不及日本零头(甚至不到迪斯尼公司动漫产值的1/3)的尴尬:

“蓝胖子”哆啦A梦能在亚洲产生广泛影响,相同或相似的文化背景当然功不可没,但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动漫实力相对亚洲其他国家属于强势文化。如果中国国产动漫仍然习惯在政策"照顾"下享受虚假繁荣,在可预见的将来,仍有更多的哆啦A梦们将国人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