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对中国还是日本,8月15日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69年前的这一天,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在伴着电波杂音播出的《终战诏书》中,却并未出现“投降”字眼。直到今天,日本对“8·15”的称呼仍未统一。在讨论会中,它常以“战败日”出现,而政府和媒体则通称这一天为“终战日”。“8.15”原本是应该让人牢记历史的日子,但近年来每到这天,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却“迎来送往”,俨然成为政客“秀场”。
    对于参拜一事,韩国方面曾表示,参拜靖国神社意味着日本没有反省在帝国主义时期犯下的罪行。日本在参拜靖国神社的同时谈论韩日友好,这是前后矛盾的行为。
    此外,中方也就日本政客参拜多次表示,靖国神社中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日本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这反映出日本内阁对待历史的错误态度。
69年前 日本的投降意图就不纯粹
   为何日本对于侵略战争性质的争论会经年日久,始终不能达成共识,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胆敢公开否定大屠杀、慰安妇等各种战争罪行。观察8月份日本上演的种种 细节就可以看出,69年前,日本的投降意图并不纯粹,对战争罪行的追究并不彻底。因此,军国主义形式上被粉碎了,但逃避责任的思想却留下了种子,如今长成 了蔓延的右倾化荒草。
8月15日上午,日本内阁成员古屋圭司参拜靖国神社。
“另类”的错误历史观
   1956年,日本政府在《经济白皮书》中宣布“战后已经结束”。著有《战后责任论》《靖国问题》等作品的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认为,这是一种忘却的政 治宣言,其中隐藏着否认或者不愿正视现实,想给战争的记忆贴上封条的企图。距离二战结束已近70年,甚至离所谓的“战后结束”也已近60年,但“战后”从 来也没有结束。由于日本的逃避,亚洲乃至世界各地的受害者纷纷站出来证言和追究。而在日本国内,战争亲历者余生都在分裂的认识中生活,年轻人则在掩盖中成 长,或是走向“另类”的错误历史观,或是干脆没有历史观。

大量媒体聚集在靖国神社等候采访

侵略会在“和平”名义下再次发生
   “我们不能忘记战争给日本造成的巨大伤害,因此今天要坚守和平。”日本政治家不断强调的这句话听起来并不错,但却有意无意地掩盖了最重要的问题。

    承认侵略战争的真实,保持对战争罪行的反省,不仅是二战后和平的原点,更是避免本民族认识分裂、与外民族重构信任的基础。东京审判放过了“731”部队人体实 验、使用细菌和化学武器、强征“慰安妇”等大量战争罪行。直到现在,日本人对本国罪犯的审判都是零。一些右翼连东京审判的成果都想篡改和否定。

东京街头右翼宣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