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话并非没素质,本就是"单挑"辩论中的习惯与策略。

  8月27日,罗永浩与王自如现场对峙如约开始。整场辩论历时三个余小时,但辩论中的规则礼仪颇受争议。事实上,中国人对辩论规则的理解仅停留在"大专辩论赛"上,以为那样才是正常的辩论礼仪,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中国人对辩论形式的认知来自国际大专辩论赛,认为所有辩论都该遵从"点到为止"的辩论规则

  中国人对于辩论形式的认识主要来自传统的新加坡四人制价值性辩论,从1993年的新加坡国际大专辩论赛开始,辩论赛就以一种高端智力竟赛的形式出现在电视屏幕上。1993年复旦辩论队凯旋狮城后,"新加坡辩论赛制"在中国推向"巅峰"。新加坡赛制主要分为陈词和自由辩论两个部分。正反双方3个辩手分别在3分钟内陈词,点到为止,随后,进入自由辩论,再由双方四辩总结陈词,同样也是点到为止。新加坡赛制作为华语辩论赛的标准赛制,也影响了一代中国人对于辩论形式的认知,认为所有辩论都该遵从"点到为止"的辩论规则。


辩论赛不止一种规则,美国大学生辩论有"单挑"模式,双方"交互质询",轮流陈述与反驳

  与国内单一的辩论赛制不同,国外有各种形式的辩论赛制,美国最常见的是俄勒冈制(Oregon Style Debate),起源于1924年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参照英美等国法庭中的辩论模式,发展出一种"交互质询"式辩论制度,使正反双方更能充分到达面对沟通的目的。1952年正式为美国"全国辩论总会"(National Forentic League)所采用,并在欧美各国间广为流传。


  美国大学生辩论一般采取五种模式,包括交叉提问辩论、林肯道格拉斯制、模拟法庭辩论、市政厅辩论与议会辩论。其中,林肯道格拉斯式辩论是以美国总统候选人林肯和道格拉斯命名的辩论模式,一对一的双人竞技,可以大略视作辩士仅有一人的俄勒冈制。简单说,就是二人"单挑",轮流陈述与反驳。 除此之外,议会辩论制,是仿照英国议会开会议事模式而设计的,也有一种特殊的"质询"规则:Point of Information ("PoI")。允许对方辩手在"非保护时间"(除第一分钟和最后一分钟外)内有权随时提问。陈述观点方可以接受提问,也可以拒绝提问。


正常的辩论离不开合理的程序设置,在美国的辩论中,会有主持人作裁判、控场,确保双方都有想对平等的发表意见的机会,而非互相攻击

  在美国大学生辩论赛等比较成熟的辩论中,一般会有一个主持人做裁判之用。主持人不参与实际讨论,也不发表任何意见,但是整场辩论的裁判。在辩论当中,如果有人身攻击、躲避提问等违规行为,另外一方可以立刻起立向评委提出"秩序问题"(Point of Order),评委会裁判"成立"(well taken)或"不成立"(not well taken),如果成立就会减分。这个程序就是"罗伯特议事规则"中的"秩序问题"。这样的机制,确保双方都有平等的发表意见(而不是互相攻击)的机会,对违反规则形成了威慑,对个体维护自己权利、让规则得以实行提供了一种简洁、体面而有序的程序。对比中国式辩论,在面对违反规则的行为时,则只有忍辱和起哄两个选择。

罗永浩抢话并非没素质,"抢话、插嘴"本就是"单挑"辩论中的习惯与策略,若主办方留有主持人控场会更好
  在三小时直播过后,大多数评论都在指责"罗永浩插嘴、抢话,没素质",但事实上,罗王辩论属于"单挑",原本就该双方相互质询、反驳。俩人一起说,罗永浩抢话不叫没教养,王自如并非不想抢,只是大多数时间抢不过。将一场辩论变成"骂街"的恰恰是因为主办方的失职,辩论的规则设置不合理,缺乏主持人,缺乏控场(让双方通畅表达意见)的控制。


  也正如自媒体人@阑夕所说,辩论技巧对于论战的作用极大,但那也是建立在辩论的场景中:要有明确告知的规则(比如公平的发言长度、时间分配等),要有善于控场的主持人(负责裁决突破规则的行为),要有渐进设置的论点(必须保持论点的不分散),不过,在直播中,这些辩论需要的基本设施无一筹备。


反观美国总统大选电视辩论,辩论规则事无巨细,2004年布什与克里的电视辩论甚至对室温、灯光作出要求,发言顺序也由主持人投硬币决定

  电视辩论无小事,200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布什与克里为总统大选辩论规则举行了数周的紧急磋商,最后达成的长达32页谅解备忘录,对几乎所有的细节进行了详细的规定,甚至规定了"出汗条款"。民主党因担心克里会出汗而要求把室温控制在摄氏21度;共和党因担心布什被高大的克里反衬得渺小而希望舞台背景灯光不要过于明亮。对主持人的要求也很详细,并使用投掷硬币的方式决定谁先发言。对于观众的选择立足于这样的原则:主要接受分别倾向于双方的、人数基本对等的、尚未最后做出决定的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