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个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名词——埃博拉,突然成为令世人心惊肉跳的名词。已造成672人死亡,逾1200人被确诊感。目前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恶性传染病,曾经离我们是这样的遥远,但倏忽间已逼近我们眼前。
    这种源于非洲的恶性瘟疫早在1976年便被发现、命名,迄今已经历过至少三次大规模流行和十多次中小型流行,造成非洲数以千计人死亡。感染这种恶性传染病的患者,会高烧、肌肉疼痛、全身无力,上吐下泻,随即出现内外出血不止、器官衰竭甚至溶解等可怕症状,死亡率有时高达90%以上。埃博拉感染者的可怕症状,曾让许多目睹者怵目惊心,并且被多部商业电影大事渲染,照理说,人们对它不应陌生。

人类无法抵御的瘟疫
   人们偏偏就这么健忘:38年了,这种恶性瘟疫的病源从何而来?哪一种传染方式是最主要的?应如何预防?
   38年了,尽管医学日益昌明,科技日新月异,但人们至今都尚未发明可证实对埃博拉确实有效的药品、疫苗或疗法。也就是说,直到今天,这仍是一种人们无法抵御的瘟疫。
最新一次疫情自今年3月起便在西非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等地爆发,迄今已造成672人死亡,逾1200人被确诊感染。
“文明世界”却依旧视若无睹
   WHO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已多次发出警告、召开联席会议,呼吁国际社会给予应有的关注、帮助,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乏人回应。
   出现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埃博拉长期以来一直是一种“黑非洲瘟疫”,由于病毒毒性过于猛烈,感染者往往未及传播便已死亡,制约了病毒从黑非洲向“文明世界”传播。

   在某些人看来,非洲是蛮荒之地,埃博拉这样的恶性瘟疫在他们中传播是他们自己的事。疫苗和特效药需要的黑非洲患者买不起,“文明人”买得起却不需要,这样的赔本生意又何必去做?
埃博拉并非真的离“文明世界”很远
   近一周来,已在非洲最大城市、拥有2100万人口的尼日利亚拉各斯发现了疑似感染病例和疑似感染死亡病例;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宣布两例疑似感染患者;近在咫尺的香港也发现一例疑似感染患者。香港人或许忘记1996年那部名叫《埃博拉病毒》的商业三级片,但如今由不得不记住埃博拉这个恐怖的名字。
  “地球村”时代人们感染和交叉感染上“天涯海角”的疫病,已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如前所述,此前埃博拉的传播范围之所以较小,和其高致死率及病毒寿命周期短有关,但病毒是变异极快的微生物,一旦出现传播能力更强的变异品种,而人们尚未做好准备,后果将不堪设想。